青岛海诺学校英语课程:注重人的发展的语言教育(组图)

2019-10-16 10:23:47   国际教育频道    来源: 乐学网

  青岛海诺学校

  HAINUO

  青岛海诺学校英语课程注重人的发展,在IPC课程理念的指引下,以“外研社英语(NSE)”为基础,融入“剑桥国际英语(Cambridge English)”,同时依托学校独有的师资团队构建的“大脑浸润式全语言课程”,三者相互融合,相辅相成,全面提升孩子语言和思维的发展。

  同时,海诺学校更注重外语环境的创设,通过开设外教科学、体育和戏剧等课程,让孩子在真实的外语环境下体验和交流,发展语言能力、拓展国际视野。

  作为海诺国际课程研发中心的主任,对此也有自己一些思考和做法:

  一、注重人的发展的语言教育

  第二语言(外语)教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末,直到文艺复兴时期达到鼎盛。

  那时的人们为了适应科技、经济和文化的快速发展,不得不将自己迅速的培养成双语人才,对第二语言和外语需求史无前例的巨大。

  所有人都把聚焦点放在语言学习本身,各种打着适应当前社会发展需求的语言学习流派出现,导致方法之间差异巨大,学习者们被要求学习越来越多的语言知识。但是培养出来的人,却没能适应当时快速发展的社会。

  回到21世纪的今天,我们现在正在处在一个社会飞速发展的时代。社会在进步,可是我们的外语教学却没有能够适应社会的发展。学习方法层出不穷,孩子们被要求学习更多的外语知识,仿佛又回到了20世纪40年代。

  亲爱的家长们,当您带着孩子来到这个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世界,您是否愿意不去追赶那些大步流星的人群,带着自己的孩子慢下来,来海诺学校体验和感受注重人的发展的语言教育。

  二、什么是注重人的发展的语言教育?

  01 /

  语言学习哲学观的改变

  从碎片化走向全语言

  很多家长一直很苦恼:为什么孩子入学前没发现孩子在学习语言(母语和外语)上有什么困难,而入学后发现孩子学得辛苦且痛苦,家长监督的更痛苦。

  其实问题不在孩子,而是我们传统的英语学习一直将重心放在语言学习本身和老师的教学上。

  比如:学校为了让语言学习变得简单,将完整、自然的语言拆成抽象而细碎的小片段,认为儿童学习语言就应该从小单位(词汇)到大单位(篇章)。

  于是老师们把完整的语言拆成一个个语音、单词和词组,语言看起来简单了,但同时也将语言变成一些与儿童的需要和经验无关的抽象事物,变成了他们不理解、与他们毫无关系且不感兴趣的符号。当我们刻意把语言变得容易学时,反而把它变难了。

  那什么样的语言学习是容易的?

  我们通过一个表格来对比:

  全语言(Whole Language)一词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普遍被使用的,其实在此之前,在许多不同的地区和国家里,已经有很多的相关讨论和尝试。

  它不是一门课程,也不是一种教学方法,它是一门教育哲学观,是教育视角从老师的教学到学生学习和发展的转移,是对人的关注,提供给学习者完整和真实的语言场景,避免碎片化、机械重复的语言学习方式,让语言能够为人所用、推动人的发展。

  当我们把视角从语言教学转向学生学习和发展时,我们会发现保留语言的完整性有多么的重要!

  给学生提供机会让他们去实际的使用语言;鼓励学生谈论他们的学习;鼓励他们问问题,聆听对方的回答并做更进一步的讨论;建议学生记录生活里发生的事并与他人分享;与学生共读具有完整语言场景的故事等等。

  这样的改变,您喜欢吗?

  02 /

  语言学习方法的转化

  从学得走向习得

  我们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来提高我们的语言能力:学得和习得。

  学得是一个有意识的过程。比如:老师教给孩子语法和规则,孩子记住这样的语法和规则。这是一个能看得到的过程。

  习得是一个无意识的过程,当习得发生的时候,我们是意识不到的,很多知识是无意识的就存储到了我们的大脑里。比如:在入学之前,没有任何人教,孩子突然能说出一些让我们吃惊的词。这是一个看不到的过程。

  为什么一个小婴儿无论在什么语言环境下,在没有任何人教的情况下,慢慢会说很多的话?

  因为周围的场景足够丰富,他们通过观察周围的人在何种场景下说了什么话,当类似场景复现的时候,他们便无意识的说出了相同或类似的话。

  当语言场景足够丰富的时候,当语言作为工具去探索如此丰富场景和内容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教。

  什么样的语言需要教?当语言剥离场景或者是语言的场景不够丰富、孩子理解不了这些抽象的、无意义的碎片化的语言的时候。

  当下,很多学校的英语学习都是脱离场景学习语言,忽视了场景的重要性。但是我们的孩子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在母语场景中,外语场景没有很充足。

  在海诺,除了外教能够提供的外语场景之外,我们通过学习材料的变化来增加更多真实的外语场景,给孩子们提供内容完整和场景丰富的故事,这些故事能够给孩子们提供更加充足的外语场景。

  当文字变得完整、场景丰富、有意义的时候;当语言作为工具去探索内容和意义的时候,当孩子们通过思考,将语言和背后的意义以及自己的经验建立联系的时候,“习得”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我们不排斥“学得”,只是可以更多的给孩子们创设“习得”的环境,当环境有了,“学得”便会慢慢转化为“习得”。

  这样的转化,您喜欢吗?

  03 /

  语言学习材料的更迭

  从教学文本走向真实文本

  可以帮助孩子学习英语的材料有很多,大致可分为两种:教学文本(Teaching Text)和真实文本(Authentic Text)

  教学文本(Teaching Text):比如按照语法规则编排的教科书,按照语音规则编排的自然拼读,或者是按照语言难易程度编写的的分级读物。

  真实文本(Authentic Text):比如绘本故事,章节书和儿童小说等。不是为了孩子学习语言而创作的,更多的是通过文本传递一种或多种意义和思想。

  在海诺,我们在教学文本的基础上,又增加了真实文本。原因有二:

  第一:当国内的中、高考慢慢削弱语法类的考题,增加阅读和写作比重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反思,传统的语言知识的堆积和语法体系的学习已经似乎提升不了太多的分数了。

  尤其是面对写作,创造能力的重要性便尤为的凸显了出来,可是常年的知识堆积让他们丧失了创造力,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和想象。很多孩子在写作中基本都是像套用公式一样写出一篇完全没有灵魂的文章。

  语言的其中一个功能就是表情达意,当丢掉了“情”和“意”,语言只剩表和达,苍白无力,像一具空壳。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孩子在最该培养和发展想象力的年纪学习了过多的语言知识,丧失了想象力,谈何创造力?我想不为语言学习编写的真实文本更加能帮助孩子培养想象力和创造力。

  第二:当下越来越多的孩子选择海外求学,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不适应,一方面来自于语言,更多的是来自于他们在面对一个问题的时候,他们视角单一,甚至没有观点。

  有一次跟二年级孩子共读《Little Cloud》的时候,我们一起讨论Little Cloud为什么要变成trees, 因为他喜欢trees从来屹立不动的品质,说是喜欢不如说是羡慕,因为cloud一直处于飘动的状态,它们无法自己决定停下或运动。

  “那如何让cloud也能像trees那样never moved?” 孩子们说了很多种办法,比如让风停下,因为没有风,云就可以停下了,可是我们无法让风停下怎么办?这时候一个孩子说“use imagination!(用想象)” 一个二年级孩子能说出具体操作办法固然是让人欣喜的,但是对比这些我们能猜得到的答案,我们更期待新鲜的视角。

  在跟孩子们共读的过程中,我们会带他们一起区分很多的概念,比如“real life 和 imagination”等,这些概念帮助他们在真实世界和优秀作者创作的想象的世界里穿梭、遨游,然后渐渐地他们对真实世界中的事情有了不同的理解,形成了不同的观点。

  这些观点反过来又会帮助他们理解这个真实的世界,故事是想象中的真实世界,在那个世界,孩子们可以经历他们所无法经历的人生,这些经历共同组成了他们对世界的认识。

  英语不仅仅可以成为他们的学习和交流的语言,还可以帮助他们形成不同的视角和观点,这种不同视角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认识和探索这个世界。

  我想不为语言学习编写的真实文本更加能帮助孩子形成这种视角。

  /在海诺,

  我们根据不同年龄段孩子的特点

  选择了符合他们认知特点的真实文本。

  一到三年级的孩子比较适合富有温情或充满想象的绘本故事,比如:

  以及更多凯迪克获奖绘本故事。

  四到六年级更适合贴近孩子们生活或充满魔幻色彩的的儿童小说,比如:

  以及更多纽伯瑞获奖儿童文学。

  这样的更迭,您喜欢吗?

  绘本不只是图画讲故事,文字也讲故事。如果只看图画,那只是唤醒了故事的一半生命。同样,只看文字不看图画,也只是唤醒了绘本的一半生命。

  04 /

  语言学习方式的融合

  环境浸润式结合大脑浸润式

  环境浸润式:主要流行于双语学校。或所有科目、或大部分科目、或少部分科目由外教授课,改变了以往外语只在外语课中学习的模式,外语成为孩子们的学习语言。

  大脑浸润式:强调大脑思考的作用!通过创造多元的读写机会,鼓励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或者外语的孩子们探索英语的读写世界,激发他们的思考,体会和实验陌生的语言;强调可理解的输入,将语言作为探索故事内容和场景的工具,思考和解码语言背后的意义,将语言本身与背后的意义以及学生自己的经验相连接,最终达到掌握语言和提升思维等级的目的。

  在海诺,外教的“环境浸润式”教学(ESL,Science and PE)和中教的“大脑浸润式”教学(国家课程和英语文学探究)强强联手。

  我们要正确认识母语和英文之间的关系:母语和外语不是相互对立的,他们共同构成孩子的经验系统和思考方式。

  外教所创造的英文环境对于孩子在英文学习初级阶段的听说训练有相当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在读写方面显现出了他们的局限性,尤其在阅读中,孩子还无法用英文来理解和讨论文字背后的意义和思想时,外教无法带领学生进行更深入的讨论。

  这时,中教的双语优势就显现了出来,他们并不是用翻译的方式带领孩子理解英文的意思,而是孩子们在理解了文字意思之后,在他们还达不到用英文讨论时,可以用自己的母语发表自己的理解。

  原因有二:其一,虽然讨论的语言是母语,但是孩子理解的是英文,母语推动了对英文的理解;其二,当不断深入讨论后,孩子们提升的不仅仅是英文能力,还有理解力和思维等级,反过来说,当理解力和思维提升后,推动的不仅仅是英文学习,是所有方面的学习。

  这样的融合,您喜欢吗?

  当我们在谈注重人的发展的语言教育的时候,并不是一声华丽而响亮的口号,也不是为了改变而刻意改变,当语言教育者把目光从“语言”移向“人”的时候,我们谈的并不是“改变”,我们谈的是“发展”。

  亲爱的家长们,你们愿意让孩子来海诺学校,接受这样的语言教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