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研招考试开考 考研人数两连降后突增

2015-12-28 23:12:07   教育资讯频道    来源: 乐学网

  


  26日,2016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拉开帷幕。由于作弊已入刑,此次研考被冠以“史上最严研考”。

  12月26日早上七点多,在青岛大学校园门口,虽然离考试开考还有一个小时,但在考场外已经有考生在等待。第一门考思想政治,不少考生手里拿着复习资料做最后的冲刺。

  上午11点半,第一门考试结束,考题的难度、考了什么题依然是考生关注的话题。

  “像四个全面、环境污染这种题目都碰到过相似的,答起来比较顺手。”考生王同学说。思想政治理论考试中,抗战胜利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污染治理等时政热点进入了考题。“我认为‘用家风来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毛泽东的进京赶考’的题目比较新颖。”考生小张说。

  此次研究生考试因为《刑法修正案》的最新规定,而被称为“史上最严”,如果在此次研考中作弊将被列入刑事犯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悉,青岛所有考点都配备手机屏蔽仪、无线电检测设备和金属探测器、身份证识别仪,同时开通电子监控系统、部分考点实施动态人脸识别。

  考研大军再次来袭,成为本次研考的新变化。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的研究生考试报考人数达177万,比2015年增长7% 。近年全国考研人数,2011年为151.2万人,2012年为165.6万人,2013年为176万人,2014年为172万人,2015年为164.9万人。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从2014年开始,考研人数由升转降,保持了多年的考研热持续了两年“降温”。但此次考试则由降转升,考研人数重回高点。

  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6年全国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部分省市的研究生报名人数甚至出现两位数增长,其中,辽宁和江苏分别增长11.7% 和11.12%,北京和河北的报名人数增长也分别达到6.8% 和8.4%。

  ■现象

  推免生成了“香饽饽”

  中国海洋大学大四的考生小李没有参加此次的研考,但她不出意外会在明年9月进入本校的研究生院学习。“我是推免生,前期准备笔试、面试等也费了不少功夫。”小李说,他们学校的推免生不少。

  我国2014年全面放开推免生限制,教育部要求高校不得以任何形式限制推免生自主报考,原来只能推免到本校而鲜有学生推免到校外名校的“壁垒”被打破,保送生、推免生随即成为名校追逐的对象。各大重点高校也在招收推免生方面加大了力度。《报告》显示,“985”工程高校所录取的学生中,推免生比例大幅度上升。复旦大学2016年拟录取的推免生,占录取总人数的41% 。北京大学2016年拟接收推免人数2167人,占 招生总规模 4354人的49.77% 。

  推免生占据了一些名校招生的“半壁江山”,这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普通学生考入名校的难度。《报告》显示,各高校喜欢要推免生的原因,是因为推免生“整体底子好,能力强”。

  ■人物

  考与不考,都很纠结

  26日上午,青岛大学的安同学走进青岛华夏职业教育中心考点,开始了她今年的逐梦路。下午考完试,安同学告诉记者,她报考的是中国传媒大学传播学方向的学术型硕士。

  她说,真正让她下定决心必须走考研这条路是表姐的就业经历。“表姐是兰州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可是毕业后找了半年工作还没有如愿,最后进了一家私营企业做人事工作。”小安说,研究生找工作都这么难,别说她一个本科生了,所以她下定决心考好大学的顶尖研究生专业,为的是能在就业上拿到好的“砝码”。“考研也许是暂时逃避就业压力的一种方法,能得到暂时的安全感。”

  青岛大学大四的学生小刘目前在一家大型企业实习,看着同宿舍的同学走入了研究生考试的考场,她渐渐觉得有些后悔了。“还真有些后悔没考研,因为在实际工作中我遇到了很多挫折。”

  4个月的实习经历下来,她发觉一个好工作来得并不是很简单。小刘说,看着同学走入了考场,她开始怀疑考研是不是对于毕业生来说不只是一个逃避就业现实的“避风港”,还是一个台阶和跳板。

  ■思考

  职业生涯教育不应缺失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调查平台收集数据统计,在37665人的调查群体中,有43%的考研群体因“增加就业竞争力、提升毕业后薪水”而选择考研,暂时不想就业、逃避步入社会而选择考研的人群占13%。“考研还是就业,最关键的是看考生对于自己的定位以及自己的目标。”有专家表示。

  “我认为职业生涯教育一定要重视起来。”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曾继耘讲了自己在面试研究生时的情景。她说,在硕士研究生复试面试时,她都会提问学生对自己的未来有何规划,是想继续考博士还是研究生毕业当老师,可学生的回答却让曾继耘有些失望。“学生会说不知道,看看再说吧。那为什么要考研?因为不好找工作。这是我们国家教育面临的很严重的问题。”

  曾继耘认为,在考研问题上学生并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对自己的人生充满迷茫,这个问题的症结在对学生的职业生涯教育缺失上。“特别是高中阶段应该是孩子职业探索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在德国,职业探索阶段还得往前提。”曾继耘说,高中教育改革必须要做职业生涯教育的努力,不仅如此,正推行的高考改革从原来传统的语数外综合组合变成了语数外必考其他科选考,高考改革倒逼高中必须做好职业生涯教育规划。“一定要跟你的职业取向、职业兴趣联系起来。所以高中阶段做职业生涯教育已经成为一件不能不做的事情。”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