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消除教育不公平的前提是承认差距存在

2017-07-19 14:19:48   时评频道    来源: 乐学网

古人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师说”栏目是中华网教育频道的特色栏目,通过名家大师的观点解答教育问题。各路名家云集:俞敏洪、周国平、施一公……

  我有两个问题想先请教各位。第一个问题,“有教无类”这个说法是主张教育公平吗?我的结论是否定的。孔夫子的“有教无类”历来被曲解。从教科书到大学课堂,全讲错了。好像是说只要我们办教育,所有人都可以来受教育,不管他是什么人,机会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孔夫子的原意吗?不是。“有教无类”的句式,类似于“有备无患”和“有恃无恐” ,我们看所有“有无”句式,没有一种句式是可以那样解读的。

  它的意思是——有教则无类。什么意思呢?人天生就是不平等的。儒家从来不主张平等,先秦诸子儒墨道法,墨家、道家、法家都主张平等,唯一儒家是不主张平等的。儒家是维护等级制度的,人就是有等级的,分君子和小人。君子和小人先是阶级的区别,后是等级的区别,再是品级的区别,怎么可能一样呢?但是孔子认为,通过教育,大家可以变得一样,这叫“有教则无类”。所以我个人希望,不要再把“有教无类”作为传统文化主张教育公平的证据。

  第二个问题,什么叫结果公平?今天上午,几位先生都谈到了公平最重要的是结果公平,我觉得我不懂什么叫结果公平。是不是上一样的学校就叫结果公平?是不是最后拿到一样的学位就叫结果公平?不是。那是什么?我非常赞同,就是每个人都通过教育得到适合他自己发展的东西。因此,推论出来,我们的教育模式,应该不是“大一统”。

  我办学就要收最高的学费

  既然目的是适合每个人自身的发展和结果,那么大家受教育的方式和上的学校等等,都应该是不一样的,应该存在个体差异。所以首先,作为一个人基本要受的教育,应该是大体一致;而进一步的发展,应该是自由选择。

  那么我们说教育不公平,都讲了什么呢?比方说农村孩子不能和城市孩子受到一样的教育, 偏远地区和发达地区有差距,贫富有差距,等等,怎么解决差距?一般来说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农村孩子受到教育和城市孩子一样,让偏远地区和发达地区一样,贫困家庭的孩子和富裕家庭的孩子一样,所有学校都一样,软件硬件都一样,老师都一样,做得到吗?肯定做不到。如果继续维持这样的现状,大家又嚷嚷不公平,那我想请问一下,应该怎么着?

  我个人看法只有一样——就是分流。消除教育不公平的前提是承认差距。不能说把这些差距都消除了后再实现教育公平,只能认账。在认这个账的前提下,再想办法解决。

  比方说,我要有时间精力功夫,就办全国连锁学校,只招经济条件优越的学生,而且只收最高的学费。我办一流的学校,不意味着一定要让他们养尊处优、娇生惯养,而是采用军事化管理,对他们进行魔鬼训练,比方说,他们寒暑假必须去贫困地区做义工,他们必须有劳动课。现在我们教育很奇怪,都没有劳动课,即使有,也是装样子而已。一个号称“劳动最光荣”的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能看不起劳动?

  嚷嚷不公平嚷嚷什么呢?就是所谓富人的孩子可以当白领或从商,农民的孩子一辈子只能做农民。那么你本身就是职业歧视,对吧,当农民怎么不好了?我们学校开大会,班主任问小朋友理想,所有小朋友都说:“我想当科学家、老师。”奇了怪了,有那么多热爱科学的吗?

  咱国家要全是科学家,地球就爆炸了。没人敢说长大要当领导人,但也没人说长大要当公交车司机。这样的价值评价体系就有问题。如果说教育的目的是找到适合每个人的发展途径,当什么不可以?这是我们观念有问题啊。很多教育不公平是观念嚷嚷出来的。

  什么人上学最难?

  现在上学最难的,其实不是家庭条件优越的孩子。他们有很多选择,即使不在国内上学,还可以出国。最难的就是在一线城市的白领家庭,好的小学就那么几所,还能怎么办?

  所以,我认为要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就是实现多元化、多样化,办各种类型的学校。想得到最好的教育资源,那好,花钱嘛。为什么不能这么干呢?毕竟国家的教育经费就那么多。

  包括医疗,我也是这个观点。国外有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去公立医院享受公费医疗,那请挂号排队去。你想特殊,那多掏钱,掏的钱可以用来交税啊。甚至我们可以规定,那些收费特别高的学校有义务拿出一部分收入去扶贫、去支援贫困地区或特殊教育,这跟国家税收调节的道理一模一样。我认为不公平是教育不够自由,还是体制限制太多,要给教育发展自由的空间。现在管得太死,什么都要批,什么都要审,什么都要盖一大堆公章,要给出自由的空间。

  最后我想说,第一,我们要肯定公平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圣西门、傅立叶到马克思、恩格斯,从空想社会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说到底就是五个字:公平与正义。尤其是三个领域:教育、医疗和司法。医疗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每个个体的生命;司法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到国家利益;教育缺少公平与正义,关系到民族的利益。所以这三个领域的公平与正义特别重要。

  那么怎么实现公平与正义?我的观点是, 要有教育的自由。这包括学术的自由、研究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发展的自由以及学生择业择校甚至择老师的自由。无自由,即无学术。无自由,即无教育。无自由,即无公平与正义。无自由,即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乐学网所提供的所有教育信息仅供参考,敬请网友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更多消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请关注青岛教育界微信公共号。

相关新闻